□阿宇(蓬萊市民)
  今天(9月5日,編者註)一大早,二哥打來電話,說侄女生了個大胖小子。我當然是喜不自勝。父母如果在天有靈,也應該高興吧?
  自打1990年那個春天棄教從戎離開家鄉,就再也沒回家陪父母一起過個中秋節。往大了說,是為國盡了忠;往小了說,是大不孝啊!
  記得當年從鄉武裝部領到軍裝時,父親嘀咕了一句:你這一走啥都不用管了,可誰幫我幹活呢?父親的怨尤不無道理,他已年近古稀,沒有多少精力擺弄地里的活兒了,何況他身體向來不是很強壯。但說歸說,臨行前的那個早晨,他還是領著我到本家那裡逐一告別,送我踏上征途。
  在母親的督促下,父親會提起筆,用他那歪歪扭扭的字體給我寫信,末尾總是綴上一句:家中甚好,一切勿念!勿念?我能不掛念嗎?母親有氣管炎,夏天裡別人熱得要命,她可能會感覺冷,甚至渾身顫抖。好在有父親照顧,一旦有個背疼腰酸的,他幫著捶捶掐掐。
  當兵當了20多年,回家的次數手指頭都數得過來。記得孩子出生的第二年,我領著老婆孩子回家,要知道,我找了一個教書的媳婦,又生了一個漂亮孩子,父母感到多麼自豪啊!我們剛到家,父親就用自行車馱著孩子,到街上去跟鄉親們“顯擺”,看,這是俺三兒的孩子!
  剛結婚那會兒,父親就悄悄跟我說,我去蓬萊給你看孩子吧。那語氣,好像不早說,他就會失去看孩子的資格一樣。在我內心裡,是不願答應父親這份請求的。他那麼大歲數了,本應該頤養天年,況且,我孩子是個連煤氣開關都敢擰的主兒。五天時間換了七個保姆,給多少錢人家也不幹了。在這種情況下,我把父親叫了來。父親自然是盡心儘力的,當然也累得夠嗆。看了一個多月,父親實在受不了了,才回到了老家。來的時候,母親是給他拾掇了一大包衣服的,看個三年五載的心都有。臨走時,父親帶著負疚喃喃道:我沒有看好孩子啊!看父親的樣子,再說下去就要哭了。末了加上一句,恐怕我這是最後一次來蓬萊了。
  兩年後的暮秋,父親被查出肺癌晚期。我嚎啕大哭,恨自己沒有回天之力,也恨自己不孝,當初拋下父母出去當兵,從來就沒有想著在八月十五回家陪他們一起過個團圓節。於是,當年的春節,儘管部隊戰備值班任務重,我還是請了幾天假,陪老父親過了最後一個春節。
  老父親在的時候,我總記著看濰坊的天氣預報,牽掛著父母的冷暖。等來年8月份,父親走了以後,我也就沒有了這個習慣。這也是我的不孝,沒有了父親,還有母親,咋就這麼自私呢?現在說啥都沒用了,因為母親也於馬年的大年初二去了天國。好在我從部隊退役之後,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時間,前年利用回家參加侄女定親的機會,把母親接過來住了十個多月,算是盡了一點孝心,但也不能報答母親生我養我的恩情之萬一,只有在內心一遍遍地懺悔了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24個中秋未伴雙親)
創作者介紹

大橋未久的部落格

om54omqnf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